赵梁羽—聆听:我的毕创故事
2019-11-13

聆听:我的毕创故事

       偏僻静谧的村庄,朴素温馨的家庭,孕育着一个小小的梦想。从繁华喧嚣的市区,到稍显破败的村落,两辆公交,一个多小时辗转,在此之前,我从未想象到仅仅几公里外的地方,教育水平竟有如此大的落差。或许是想力所能及帮助别人的愿望,或许是为校长眼里的信任和希冀所打动。在那个春末已经可嗅到夏日气息的午后,我注视着校长的眼睛,郑重地点了头。

(老师教学所在的村庄)

       初见博浪,纵然表面风平浪静,内心却有着诸多不安和无措。他比我想象得更瘦小和沉默,总是要反复地询问才能得到一点点回应。当我把提前准备好的书和明信片递给他时,甚至不知道他是否能真正体会到字里行间表达的含义。校长告诉我,无论他是否能看懂,这张小小的明信片都对他有着特别的意义。我想,如果它能在博浪沮丧时给他一点点力量,那也算一个不错的礼物。

       试课结束,在等待公交车的一个多小时里,我对校长又有了不一样的了解。我们很难对勇敢有一个清晰的定义,但选择放弃一份稳定且高薪水的工作毅然决然来到这里,在一个本该稳定的年龄从头开始奔波劳碌,只为了心里关于教育的梦,去帮助需要帮助的人,那该是一个很勇敢的人。而校长,就是这样的人。不仅要运筹帷幄规划机构的发展,又在空余时间奔波在南昌形形色色、大大小小的家庭里,在家长们琐碎的抱怨和漫漫路途里消耗着热情,又一次次咬着牙说服自己坚持下来。不忘初心从来不是一句轻而易举的誓言,而是彷徨和无奈里挣扎成长的小小坚守。每一次看到学生点滴的进步,每一次听到家长欣慰的话语,那都是对一个教育者最好的肯定。那个午后,我看着校长因为腿伤而蹒跚的背影,心里充满了敬畏和感动。

       我很喜欢莫言的一段话,文学与科学相比,的确没什么用处,但文学最大的用处,也许就是它没有用处。教育也如此,所谓的分数、学历、甚至知识都不是教育本质,教育的本质是,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,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,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。从陌生到熟悉,从未知到了解,从沉默到积极回应,我希望我带给博浪的不只是知识的丰富和成绩的提升,也是阅历的长进和人生的思考。当城里的孩子熟知各类名牌和电子产品时,他的课余时光大多还是和弟弟做游戏,在长长的沙发上滚作一团。

那个小小的村庄就像鲁迅笔下四角的天空,在世界与他之间蒙了一层薄纱,以为自己看清了,却只看到自己想象的样子。在这个远离市区的学校里,他是佼佼者,是老师偏爱的对象,却不知几公里外的市区,多少孩子奔波去往不同的兴趣班和补习班,为接近完美的成绩而惋惜不已。

       数月时光匆匆而过,看着博浪一天天长大,一点点提升,努力和付出,正在看到回报。我知道,于漫漫人生长途中,我不过是他人生里微不足道的过客,但哪怕只是一点点改变,我都觉得所有的付出不是虚妄。

       路远行难,且行,且看,且珍惜。

       以上。

(赵梁羽老师)